采煤沉陷區的“新生”

2019-10-30 20:05 來源: 新華社
【字體: 打印


這是10月29日拍攝的位于大同市南郊區云岡鎮興旺莊村的山西大同采煤沉陷區國家先進技術光伏示范基地建設項目中廣核100兆瓦光伏電站(無人機拍攝)。

有著“煤都”之稱的山西省大同市,曾是全國重要的能源基地。采煤業的過度發展,讓大同因煤而興的同時,也形成了超過1600平方公里的采煤沉陷區,人居環境惡化,地質災害頻發。

近年來,大同市積極開展采煤沉陷區綜合治理工作,一方面組織采煤沉陷區群眾進行搬遷安置;另一方面依托豐富的太陽能資源,在采煤沉陷區內建設光伏電站,解決群眾搬遷后生活來源和生態環境治理的難題。于2016年并網發電的山西大同采煤沉陷區國家先進技術光伏示范基地建設項目,建設規模100萬千瓦,占地面積4.96萬畝,累計發電量超過44億千瓦時。 一排排光伏發電板下,大同的采煤沉陷區正迎來“新生”。

新華社記者 楊晨光 攝


這是10月30日拍攝的位于大同市云岡區高山鎮小窯頭村的山西大同采煤沉陷區國家先進技術光伏示范基地建設項目大同中電100兆瓦光伏電站(無人機拍攝)。

有著“煤都”之稱的山西省大同市,曾是全國重要的能源基地。采煤業的過度發展,讓大同因煤而興的同時,也形成了超過1600平方公里的采煤沉陷區,人居環境惡化,地質災害頻發。

近年來,大同市積極開展采煤沉陷區綜合治理工作,一方面組織采煤沉陷區群眾進行搬遷安置;另一方面依托豐富的太陽能資源,在采煤沉陷區內建設光伏電站,解決群眾搬遷后生活來源和生態環境治理的難題。于2016年并網發電的山西大同采煤沉陷區國家先進技術光伏示范基地建設項目,建設規模100萬千瓦,占地面積4.96萬畝,累計發電量超過44億千瓦時。 一排排光伏發電板下,大同的采煤沉陷區正迎來“新生”。

新華社記者 楊晨光 攝


這是10月30日拍攝的位于大同市云岡區高山鎮小窯頭村的山西大同采煤沉陷區國家先進技術光伏示范基地建設項目大同中電100兆瓦光伏電站(無人機拍攝)。

有著“煤都”之稱的山西省大同市,曾是全國重要的能源基地。采煤業的過度發展,讓大同因煤而興的同時,也形成了超過1600平方公里的采煤沉陷區,人居環境惡化,地質災害頻發。

近年來,大同市積極開展采煤沉陷區綜合治理工作,一方面組織采煤沉陷區群眾進行搬遷安置;另一方面依托豐富的太陽能資源,在采煤沉陷區內建設光伏電站,解決群眾搬遷后生活來源和生態環境治理的難題。于2016年并網發電的山西大同采煤沉陷區國家先進技術光伏示范基地建設項目,建設規模100萬千瓦,占地面積4.96萬畝,累計發電量超過44億千瓦時。 一排排光伏發電板下,大同的采煤沉陷區正迎來“新生”。

新華社記者 楊晨光 攝


10月30日,一輛巡檢車行駛在位于大同市云岡區高山鎮小窯頭村的山西大同采煤沉陷區國家先進技術光伏示范基地建設項目大同中電100兆瓦光伏電站(無人機拍攝)。

有著“煤都”之稱的山西省大同市,曾是全國重要的能源基地。采煤業的過度發展,讓大同因煤而興的同時,也形成了超過1600平方公里的采煤沉陷區,人居環境惡化,地質災害頻發。

近年來,大同市積極開展采煤沉陷區綜合治理工作,一方面組織采煤沉陷區群眾進行搬遷安置;另一方面依托豐富的太陽能資源,在采煤沉陷區內建設光伏電站,解決群眾搬遷后生活來源和生態環境治理的難題。于2016年并網發電的山西大同采煤沉陷區國家先進技術光伏示范基地建設項目,建設規模100萬千瓦,占地面積4.96萬畝,累計發電量超過44億千瓦時。 一排排光伏發電板下,大同的采煤沉陷區正迎來“新生”。

新華社記者 楊晨光 攝


這是10月29日拍攝的位于大同市南郊區云岡鎮興旺莊村的山西大同采煤沉陷區國家先進技術光伏示范基地建設項目中廣核100兆瓦光伏電站(無人機拍攝)。

有著“煤都”之稱的山西省大同市,曾是全國重要的能源基地。采煤業的過度發展,讓大同因煤而興的同時,也形成了超過1600平方公里的采煤沉陷區,人居環境惡化,地質災害頻發。

近年來,大同市積極開展采煤沉陷區綜合治理工作,一方面組織采煤沉陷區群眾進行搬遷安置;另一方面依托豐富的太陽能資源,在采煤沉陷區內建設光伏電站,解決群眾搬遷后生活來源和生態環境治理的難題。于2016年并網發電的山西大同采煤沉陷區國家先進技術光伏示范基地建設項目,建設規模100萬千瓦,占地面積4.96萬畝,累計發電量超過44億千瓦時。 一排排光伏發電板下,大同的采煤沉陷區正迎來“新生”。

新華社記者 楊晨光 攝


這是10月29日拍攝的位于大同市南郊區云岡鎮興旺莊村的山西大同采煤沉陷區國家先進技術光伏示范基地建設項目中廣核100兆瓦光伏電站(無人機拍攝)。

有著“煤都”之稱的山西省大同市,曾是全國重要的能源基地。采煤業的過度發展,讓大同因煤而興的同時,也形成了超過1600平方公里的采煤沉陷區,人居環境惡化,地質災害頻發。

近年來,大同市積極開展采煤沉陷區綜合治理工作,一方面組織采煤沉陷區群眾進行搬遷安置;另一方面依托豐富的太陽能資源,在采煤沉陷區內建設光伏電站,解決群眾搬遷后生活來源和生態環境治理的難題。于2016年并網發電的山西大同采煤沉陷區國家先進技術光伏示范基地建設項目,建設規模100萬千瓦,占地面積4.96萬畝,累計發電量超過44億千瓦時。 一排排光伏發電板下,大同的采煤沉陷區正迎來“新生”。

新華社記者 楊晨光 攝


這是10月29日拍攝的位于大同市南郊區云岡鎮興旺莊村的山西大同采煤沉陷區國家先進技術光伏示范基地建設項目中廣核100兆瓦光伏電站(無人機拍攝)。

有著“煤都”之稱的山西省大同市,曾是全國重要的能源基地。采煤業的過度發展,讓大同因煤而興的同時,也形成了超過1600平方公里的采煤沉陷區,人居環境惡化,地質災害頻發。

近年來,大同市積極開展采煤沉陷區綜合治理工作,一方面組織采煤沉陷區群眾進行搬遷安置;另一方面依托豐富的太陽能資源,在采煤沉陷區內建設光伏電站,解決群眾搬遷后生活來源和生態環境治理的難題。于2016年并網發電的山西大同采煤沉陷區國家先進技術光伏示范基地建設項目,建設規模100萬千瓦,占地面積4.96萬畝,累計發電量超過44億千瓦時。 一排排光伏發電板下,大同的采煤沉陷區正迎來“新生”。

新華社記者 楊晨光 攝


這是10月30日拍攝的位于大同市云岡區的春安新區(無人機拍攝)。自2016年以來,高山鎮19個村的5000余戶處于采煤沉陷區的村民集中搬遷到這里。

有著“煤都”之稱的山西省大同市,曾是全國重要的能源基地。采煤業的過度發展,讓大同因煤而興的同時,也形成了超過1600平方公里的采煤沉陷區,人居環境惡化,地質災害頻發。

近年來,大同市積極開展采煤沉陷區綜合治理工作,一方面組織采煤沉陷區群眾進行搬遷安置;另一方面依托豐富的太陽能資源,在采煤沉陷區內建設光伏電站,解決群眾搬遷后生活來源和生態環境治理的難題。于2016年并網發電的山西大同采煤沉陷區國家先進技術光伏示范基地建設項目,建設規模100萬千瓦,占地面積4.96萬畝,累計發電量超過44億千瓦時。 一排排光伏發電板下,大同的采煤沉陷區正迎來“新生”。

新華社記者 楊晨光 攝


10月30日,在位于大同市云岡區的春安新區,一家幼兒園的小朋友們在做早操(無人機拍攝)。自2016年以來,高山鎮19個村的5000余戶處于采煤沉陷區的村民集中搬遷到這里。

有著“煤都”之稱的山西省大同市,曾是全國重要的能源基地。采煤業的過度發展,讓大同因煤而興的同時,也形成了超過1600平方公里的采煤沉陷區,人居環境惡化,地質災害頻發。

近年來,大同市積極開展采煤沉陷區綜合治理工作,一方面組織采煤沉陷區群眾進行搬遷安置;另一方面依托豐富的太陽能資源,在采煤沉陷區內建設光伏電站,解決群眾搬遷后生活來源和生態環境治理的難題。于2016年并網發電的山西大同采煤沉陷區國家先進技術光伏示范基地建設項目,建設規模100萬千瓦,占地面積4.96萬畝,累計發電量超過44億千瓦時。 一排排光伏發電板下,大同的采煤沉陷區正迎來“新生”。

新華社記者 楊晨光 攝


10月30日,在位于大同市云岡區春安新區的高山鎮黨群服務中心,一位家長和小朋友在圖書室看書。自2016年以來,高山鎮19個村的5000余戶處于采煤沉陷區的村民集中搬遷到春安新區。

有著“煤都”之稱的山西省大同市,曾是全國重要的能源基地。采煤業的過度發展,讓大同因煤而興的同時,也形成了超過1600平方公里的采煤沉陷區,人居環境惡化,地質災害頻發。

近年來,大同市積極開展采煤沉陷區綜合治理工作,一方面組織采煤沉陷區群眾進行搬遷安置;另一方面依托豐富的太陽能資源,在采煤沉陷區內建設光伏電站,解決群眾搬遷后生活來源和生態環境治理的難題。于2016年并網發電的山西大同采煤沉陷區國家先進技術光伏示范基地建設項目,建設規模100萬千瓦,占地面積4.96萬畝,累計發電量超過44億千瓦時。 一排排光伏發電板下,大同的采煤沉陷區正迎來“新生”。

新華社記者 楊晨光 攝


10月30日,在位于大同市云岡區的春安新區,小朋友在玩耍。自2016年以來,高山鎮19個村的5000余戶處于采煤沉陷區的村民集中搬遷到這里。

有著“煤都”之稱的山西省大同市,曾是全國重要的能源基地。采煤業的過度發展,讓大同因煤而興的同時,也形成了超過1600平方公里的采煤沉陷區,人居環境惡化,地質災害頻發。

近年來,大同市積極開展采煤沉陷區綜合治理工作,一方面組織采煤沉陷區群眾進行搬遷安置;另一方面依托豐富的太陽能資源,在采煤沉陷區內建設光伏電站,解決群眾搬遷后生活來源和生態環境治理的難題。于2016年并網發電的山西大同采煤沉陷區國家先進技術光伏示范基地建設項目,建設規模100萬千瓦,占地面積4.96萬畝,累計發電量超過44億千瓦時。 一排排光伏發電板下,大同的采煤沉陷區正迎來“新生”。

新華社記者 楊晨光 攝

【我要糾錯】 責任編輯:朱英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回到 頂部